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一船明月一帆风》五月榴花小说在线阅读 第1章 楔子

时间:2019-04-16编辑:梦幻泡影

“妈妈,姐姐摔坏了我的旋转木马音乐盒,姐姐还踢我屁股,呜,呜,姐姐坏,姐姐总是欺负乐乐,呜,妈妈”罗绮凤在书房归置,孩子该上中班了,她要把这间书房改成孩子写作业的房间。正累的找不着

《一船明月一帆风》第1章 楔子 免费试读

“妈妈,姐姐摔坏了我的旋转木马音乐盒,姐姐还踢我屁股,呜,呜,姐姐坏,姐姐总是欺负乐乐,呜,妈妈”罗绮凤在书房归置,孩子该上中班了,她要把这间书房改成孩子写作业的房间。正累的找不着北,儿子哭着来告状。

罗绮凤听到儿子哭,就愁的皱眉。别人家都是男孩子坚强勇敢,女孩子乖巧懂事,她生的孩子完全反了,女儿淘气死了,儿子跟个大姑娘样,动不动就爱哭鼻子。

她拉起儿子的小手,去找女儿算账。

“陶陶,你给我出来,怎么又随便摔东西,作为姐姐不但不知道爱护弟弟还打弟弟,有你这样当姐姐的吗?”罗绮凤走到女儿房门口就开始大叫。没办法,孩子太淘气,她三天两头的吼,什么淑女形象她可顾不得了。

罗绮凤看门还没动静,她使劲推开,没人,这野丫头知道做了坏事,肯定躲起来。

“妈妈,姐姐在客厅看喜羊羊,我就是说了句让她完成作业再看,然后给她关了电视,她就踢我,我说告诉妈妈去,她说我不是男子汉就知道告状,摔了河清爸爸给我的音乐盒!妈妈,姐姐还说我总哭会长长鼻子的。呜,呜,我不想长长鼻子。”乐乐拉着妈妈去客厅去给他出气。

姐姐说他不是男子汉,好伤自尊了,他们班的巧巧说女孩子都喜欢男子汉,不是男子汉的巧巧不喜欢。他好喜欢巧巧的,巧巧舞跳的好棒棒啊!

罗绮凤哪里知道儿子的小心眼呢!

她就发愁儿子,有了问题不知道自己解决,在学校被小朋友欺负了也只会告老师,被别人打也不知道还手。这孩子怎么这么软弱呢?大了有哪个女孩子会喜欢呢?怎么就没遗传到他爹那霸道基因呢?

哎,闺女倒是百分百遗传了父亲强势基因,在幼儿园三天两头惹事,不是打小朋友就是破坏玩具,上课捣乱把老师都能气哭。她因女儿没少被老师留,只要有家长加她私信准是来告状的,这么闹腾这长大了怎么嫁人呢?

罗绮凤扯着儿子来到客厅,果然看到沙发背上边躺着一小孩,这野丫头就不能好好坐沙发上啊,怎么没一点女孩子气呢!

“陶陶,你给我下来,谁让你爬沙发背上去的,摔了怎么办?”罗绮凤紧走两步,把女儿给抱了下来。

“你给我站好,说,干吗打弟弟还摔弟弟东西,你弟弟就是从小被你欺负惯了,到幼儿园才会被小朋友欺负都不知道还手。妈妈怎么教育你的,你都给我当耳旁风了,给我那边站着去,罚你不许吃午饭。”罗绮凤拉她往墙角罚站去。

“奶奶,救命啊,妈妈体罚我,奶奶快来啊!”陶陶小朋友不服,嘴咧着叫奶奶来救命。

“你奶奶去泰山还愿去了,你叫破了嗓子也不会听到,你给我乖乖的站着。”罗绮凤看女儿如此顽劣,她在她嘴上使劲扭了一下,叫你在大声叫唤。

“乐乐,你就会告状,你的大鼻子晚上就会长出来,巧巧肯定讨厌死你的。真不是个男子汉。”陶陶被妈妈扭了嘴,拿弟弟出气。

“呜,呜,我不要长大鼻子。”乐乐又哭了起来。

陶陶看乐乐哭,她噗呲笑了。她这个弟弟真是傻,她说什么他都信,这智商,她严重怀疑,他们是不是一个娘生的,弟弟一定是抱来的。

“好了,别哭了乐乐,男子汉流血不流泪,以后姐姐再打你,你就打她,别总想着找妈妈给你解决。乖,乐乐,不哭就是男子汉了。”罗绮凤过来教育儿子,她希望儿子别天天一副受气的小媳妇样。

“乐乐,爷爷说了,只要小朋友欺负我们,爷爷就让我们使劲的打,打破了头爷爷给人家陪钱。”陶陶很听爷爷话的,因为爷爷最疼她了,妈妈一批评她爷爷就批评妈妈。

罗琦凤听到女儿说话就气的要打。这孩子怎么爷爷说的歪理就记住了,她说的怎么记不住呢。

“陶陶,女孩子要文静,整天打呀打的,别人会说你没教养的。”

“我就是有娘生没爹教的,都是你,都是你,让我们从小没爸爸,小朋友骂我和乐乐是没爸爸的野孩子我才打他们的。呜,呜,爸爸,陶陶想爸爸了,河清爸爸,你快来,陶陶没有午饭吃了、、、”这陶陶说着还伤心的哭起来了。

这孩子一哭,罗绮凤心里的气也没了,是啊,她愧对两个孩子,让孩子们从小跟着她受了很多罪。

兰姐在前边院子里翻地,她听到两个孩子哭赶紧走进来,准是少奶奶又教育孩子呢。这老夫人走时专门交代让她留心着点,别让小小姐挨打。这小小姐是淘了点,不过跟少爷小时候一个样,也算正常。

兰姐,赶紧领着两个孩子去后院喂小兔子去了,小少爷和小小姐最爱去后院和鸡鸭兔子小狗玩了。这老夫人看来有先见之名,知道孙子孙女喜欢,早几年就把后院改成了动物园。

哎,那人赶紧醒过来吧,养育两个孩子,她好累啊,她好像找个肩膀靠一靠。

罗绮凤叹一会气,继续去书房收拾。

她把某人的书规置到一个书架里,另一个空出来放孩子的绘本。

她在一溜书中发现一本精装硬皮的粉色影集。上面用宝蓝色彩笔写着狗尾巴花也有春天。

好抒情的名字,像女孩子的手笔,难道是大姑子的?

由于好奇她翻开来看看。

里面全是一张张孩子的照片。

照片上的孩子小脸红扑扑的,穿着很朴素,应该说很破烂,有的衣服还非常不合身,有的还打了补丁。孩子的脚上的布鞋还露出了大拇指。不过她们一双双清澈见底的大眼睛,很有灵性。

继续往后翻。是一群孩子在赤着脚通过山间的小溪,最前面是一位女教师背着一个小男孩。

再一页是简陋的教室里,孩子们在上课。简陋的木板书桌,简陋的凳子,简单的黑板。

讲台上一位辫着两根麻花辫子的年轻女教师在上语文课。

“扶桑已在渺茫中,家在扶桑东更东。此去与师谁共到,一船明月一帆风。”罗绮凤轻轻读着黑板上的诗句。

那字迹一看就知道是出自谁的手笔。那女教师也是非常的熟悉。

照片上的女教师正是8年前的自己。

那时她大二的暑假,她参加学校的大学生上山下乡支教活动,报名去了西部贫困山区支教,她在一个山村小学里当语文老师。

有一天来了两位记者采访她们这些支教老师。其中有一个女记者非常年轻也非常漂亮,采访完,给她和孩子们拍了很多照片,还给孩子们买了很多学习用品,孩子们非常高兴。记得那时孩子们亲切的叫她依依姐姐。

后来,某重量级的报纸用了整整一个版面刊登了孩子们的照片,其中就有她讲课的这一张。

照片还配着女记者的文字。记得标题好像是:狗尾巴草也会开花。女记者在报纸上呼吁社会关注贫困地区的教育,呼吁社会能贫苦地区的孩子,倡议社会各界捐助希望工程。

再后来,她开学回了学校。等她毕业再去任教时,学校已经盖起了崭新的教学楼。听校长说,正是由于那个记者的呼吁,有家梧州的大企业也就是女记者的未婚夫,捐助了千万善款,给整个乡里所有的小学都翻盖了校舍。为了表示感谢学校以白帆小学命名,白是那个女记者的姓氏,帆是那个企业家的名字。白帆也象征着希望,茫茫大海,风吹帆动,轮船起锚远航。希望大山里的孩子以后能走出大山扬帆出海。

罗绮凤看完所有的照片,她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原来当初的那个女记者、孩子口中的依依姐姐就是那人的前任白依依,那个大手笔捐助希望工程的企业家,和每年都给学校捐助学习用品和生活费的好心人竟然也是那人,她支教的两年每年元旦都会和孩子们一起给那个善良的女记者写感谢信寄贺卡,只是从来没有过回信。

她现在突然明白了不是美女记者不给孩子们回信,只是因为她去了天堂,天堂里她一定很忙,她忙着为更多的孩子献爱心吧!

她和白依依以及那人在那么多年前就有了交集,原来,她和他的纠缠冥冥之中早以注定。

一船明月一帆风

一船明月一帆风

作者:五月榴花类型:状态:连载中

易帆的未婚妻在婚礼前为了救他的发小季海通不幸去世,易帆为了报复强娶了发小的未婚妻罗绮凤。可是在婚后他不能忍受这个女人对她的漠视,脾气也越发的暴躁,时常打骂妻子,最后妻子无声的消失了。妻子走了也带走了他的心,从此他纵情风月,他看到的每个女人都是她的影子。四年后,罗绮凤 带着一对龙凤胎和另一个男人出现。他和她还能再续前缘吗?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