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铸削镇》冷负荷小说 第2章 神秘的尖叫声

时间:2019-04-16编辑:冷萌萌

一片深渊,纵身一跃。气流从我的腮帮子旁鼓过,眼睛儿被吹得睁不开。心中忐忑,默数着一,二,三,四,五……耳边突然响起父亲的呐喊,“你快下来,下来吧,没事。我在下面接住你,快下来,我生气了

铸削镇

推荐指数:10分

《铸削镇》在线阅读

《铸削镇》第2章 神秘的尖叫声 免费试读

一片深渊,纵身一跃。

气流从我的腮帮子旁鼓过,眼睛儿被吹得睁不开。心中忐忑,默数着一,二,三,四,五……耳边突然响起父亲的呐喊,“你快下来,下来吧,没事。我在下面接住你,快下来,我生气了。我相信你可以的,快下来吧。”我勉强的撑开眼睛,一片汪洋,越来越近,越来越大。八,九,闭气。啪,落水,大脑一片空白,耳边咕噜咕噜然后嗡——的一片盲音。我睁开眼睛,暗蓝到几乎看不清,我死了么?!一个空翻转身,双手使劲一扒拉。天被点亮了,我猛地吸上几口气,长长的呼出。想到活着,真好!

我又想到了我的父亲,每到生死的关头。虽然他早已离开我很久,很久。说实话我是一个很怠惰的性格。天大的事在我面前也不过是明月照大江,大家趋之若鹜的东西,我却毫无感知,有时真怀疑我作为动物的本能,常被旁人戏谑简直不是人。至此,天性中自带的懈怠,使得我凡事都是仅此而已,努力,拼搏,激昂天然屏蔽。软弱而木讷无能成了我示人的表皮。再加上我自早产出生以来便体弱气虚,每日上气接不得下气,咳起来便天旋地转,蹲地扶身,涕泗横流,久久而不能自持。血气刚毅方面却少的可怜,小时常人见,往往以为我是个久不出门的小闺女。至此,我也只能无可奈何的笑之、任之。

母亲疼我爱我惜我,为何不是个女儿身,拖着这幅躯体,也可安然度日。可偏偏是个男儿身。哎!当时我却也不自知,成天腻在母亲旁,几乎不和小伙伴来往。妈妈也腻爱我的很,整天帮我打理好一切,可眉目总带着一丝愁容。

我以为这就是我,一个一无是处的小娘炮,一个弱不禁风病秧子,我几乎接受这个我,这样的我。想着就这样吧,苟延残喘度过一生,一世。不断对我说,放心吧,放心,这一辈子很快,很快就过去了。也就一眨眼的功夫,这是那个比我更甚,气弱残喘的爷爷告诉我的,我信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愿意相信他,其实我很难对一个人放开心菲的信任,但我信了,也许是同病相连,也许是我信的是我愿意相信的。以至于我在很长时间总是睁眼闭眼,但现实告诉我,日子还是得一天一天的过下去。我和爷爷毕竟不一样的,我有自己的路要走。但即使他在骗我,现实经验告诉我他是个神棍,我仍愿意时常待在他的身边听他说道。

爷爷叫什么,多大了,不知道;爷爷以前干什么,奶奶又是谁,不知道;爷爷为何半夜总是惊声尖叫,不知道。只知道爷爷确实很老很老了,老的走不动道了,老的吃稀饭也会噎着,老的说话时常思绪混乱,净讲些神言鬼怪,听得我惊悚莫名。

我映像里第一次见到爷爷是在我约莫四岁半左右。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阵阴风,门被吹开,被子也划拉下来,一个瘦弱身躯蜷缩着,再蜷缩着,成了一个肉球。

“不要,不要。”

突然间,原本黑色宁静的夜晚火光肆意,尖叫声,脚步声,求饶声,金属声、喷血声,相互交织环绕于整个龙府,直至会于中庭,冲向无尽的黑夜。这是一个恐怖的夜晚,对于龙府,每一声声响,都让人发自灵魂的颤栗。无情的杀戮,遍地的尸体,还有那一双双冷漠凶狠的双眸。像是地狱中的鬼火,丛林里的狼眼,摄人心魄,胆战心寒。

砰地一声,门被踢飞。一个几乎与门檐齐高的,穿着黑色巫师斗篷的庞然大物出现。能见到的是被他漆黑轮廓与门框所夹的屋外,依旧是火光肆意和喧闹纷飞,还有那来自地狱凝视。床榻上,一个消弱的躯干抱着她蜷缩的儿啊,在阴风与火光中瑟瑟发抖。怀中的儿,透过母亲手臂的缝隙,就着这微弱的火光,(看见)一把被血与火染成通红的大刀,举过胸口,举过双眸,举过头顶,举过门檐。然后像流星一样划了过来,鲜红炙热的鲜血,像岩浆一样迸发。(双眼)模糊。

“不要,不要。”龙小丘从恶梦中惊醒,一身冷汗,立马望向旁边的母亲,还好母亲还在,熟睡正酣,噩梦并未成真,小丘缓缓的舒了口气。此时,一阵寒风吹来,就着这冷汗,啊切,一个大喷嚏,竟打得小丘在床翻了个跟头。小丘披上床头的夹袄,帮母亲提了提被褥,下了床,准备关门。此时门外忽的传来惊声尖叫,凄惨无比。适时阴风袭来,门被甩碰碰直响。小丘当时吓的愣在那里,三魂丢了七魄,瑟瑟发抖。过了些许时间,也许是太冷,小丘又一个喷嚏,回了神。回头看了看母亲,还在安睡,又想起梦里的坏事儿,提了提胆,反手关了门,向尖叫声探去。

其实小丘穿的并不少,别看那小夹袄精小轻薄,但着实是件宝贝,蓝色的龙针丝盘结穿连,内胆的雪獒绒柔软温暖,再配上几颗不知名的宝石晶片点缀,即便坠落于黑暗阴冷,也能温暖明亮。

走在环连卧室的连廊里,来自午夜中庭的湿寒,依旧使小丘苦不堪言。挂在连廊上的灯笼,像一团团烧红了皮的鬼火,张牙舞爪,面目狰狞,配着这来自地狱般的呻吟,着实恐怖异常。心中的恐惧、阴寒,加上本体的弱态,使得小丘体内自身能产生的热量几进于零。如不是靠着这小夹袄自身所产生的能量,一面抵抗着外面客观环境的湿寒,一面帮助驱除心中的恐惧、阴寒,维系内在体温的恒定。怕早坠落于这寒冷里,僵硬、消亡。

环廊的尽头,出现了一张陈旧的木门,声音好像就是从里面传来的。门上雕着各种奇怪的镂空图案,虽陈旧但依然清晰。透过镂空的图案,里面是比这黑夜更漆黑的黑色,什么也看不到,出神久望,好像透过这镂空图案和门缝,漫延出一股黑烟,吞噬着外面的光和热,吞噬这一切的一切,直至化为虚无。

门突然打开,一股腐朽之气迎面扑来,龙小丘不禁后退一步。可一步未稳,背后似有一股虚无之力,推着小丘走向屋内无尽的黑暗。这时屋内不再传出凄惨的呻吟,可回荡一句更加清晰可辨的问话:“小娃娃,你来陪我么,陪我么。”

小丘口中念叨着,“不要,不要吃我,不要吃我。”吓得已是肝胆俱裂,魂飞魄散。突然,一点星光,一吹,一股碳焦味,房间被点亮了。这时小丘已来到床榻旁。只见床榻上,油灯照着一张,灌骨突出,双眼凹陷,满脸褶皱的骷髅,用他那浑浊血红眼珠,近距离打量着小丘。

房间又回响起那句,“小娃娃,你要陪我么?”

龙小丘看到一张骷髅般的面孔,上半脸被照的通红,下半脸藏于黑暗中的阴影,好像来自炼狱里阴魂。

神魂返照,一声尖叫,鬼啊!!!又一个喷嚏。小丘,晕倒了。

铸削镇

铸削镇

作者:冷负荷类型:状态:连载中

群山万壑赴衡门,铁石环扣衡阳城。归阳道斩西出轨,虎口崖钳东入盆。铸剑方能环复石,玄铁才能削铁棱。千古一剑何处觅,铸削城外老妇人。  这是一个源于铸削镇的玄幻故事,在另一方世界,为何羸弱少爷,却身陷刀光血雨。为何傲娇的小姐,却抗拒舒适生活。为何憨厚少年,却嗜血成性。为何元气少女,却愁绪万千。是什么在束缚我们的自由,又是什么在支配着我们的生活,是命运?是时代?是这样的世界?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