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枕上欢宠:邪性蛇夫太缠人》小说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两桩灵异活

时间:2019-04-15编辑:墨墨迹

我眼巴巴地望着陶仙姑。陶仙姑与我对视两秒,叹了口气,随后就再没往我这边看来。我的心直往下沉。“我说了,她帮不了你。”一颗头靠上我的肩膀,冰凉的触感撞上耳垂,“快点选,我的耐

《枕上欢宠:邪性蛇夫太缠人》第3章 两桩灵异活 免费试读

我眼巴巴地望着陶仙姑。

陶仙姑与我对视两秒,叹了口气,随后就再没往我这边看来。

我的心直往下沉。

“我说了,她帮不了你。”一颗头靠上我的肩膀,冰凉的触感撞上耳垂,“快点选,我的耐心可是很有限的。”

我牙齿打颤,好容易才把话说顺溜了:“我可以都不选吗……”

察觉到捏着我下巴的那手力度猛然收紧,我立即道:“大爷啊,我不想死,可是你让我入那什么道还带你修行,这不是为难我吗?别说我肉眼凡胎带不了你化蛟,就算带得了,我几十年的寿命也看不到你化蛟啊!”

见他一时没有动静,我咽咽口水,试探性地问:“要不咱再想想有没有别的选择?”

低低的笑声响了起来,我直觉不好,正要说我就从那两个里面选,他已开口:“别的选择……有啊,你嫁给我,和我双修,等你百年死后我再取出我的蛇丹。”

他笑得越发暧昧:“你也试过了,我活好,嫁给我,你不亏的。”

说着,他直接咬向我的耳朵,引得我一阵战栗,下意识想到了他在我的梦里的所为,特别是第一次我单纯地以为是个有颜色的梦时所做出的回应,脸立即烧了起来。

眼见着陶仙姑已经望了过来,那眼跟明镜似的似乎什么都明白,看的我又是心虚又是恼怒,伸手就推他的头,却没推开。

反倒是他不甚在意地掐了掐我的腰,语气微扬:“她一个半边身子入了土的老太婆见过的事儿比你吃过的饭还多,你羞个什么劲儿?”

我听得更是恼怒,但陶仙姑脸色淡淡的,似乎并没有因为他那带有羞辱性的话生气。

我正看着,那蛇又掐了我一把,不耐烦道:“你选好没有?要没选好就嫁给我好了。”

陶仙姑也在这时忽道:“你嫁给他吧。”

我光是想想要和条蛇生活还要做那种事就觉得慎得慌,连连摇头:“不,我不嫁!嫁给他我宁愿选择第二个!”

陶仙姑的脸色立即变了,似乎想说什么,但还没来得及说,我身后的那蛇就更凑近了我:“入道带我化蛟?你确定?”

我一咬牙:“确定!”

江慕辞再次低笑起来:“你别后悔。”

陶仙姑也幽幽叹了口气。

我心里打了个突,有那么一瞬怀疑自己是不是选错了。

但想想我一个人怎么能和蛇结婚,我把那丝犹豫压了下去。

陶仙姑这时在供奉蛇仙的香案上的铁盒子里拿出了两张纸,递给我说:“这是我之前接的两桩生意,既然你要入道,这两单生意就交给你练手吧,联系方式和地址上面都有。”

仙姑接的生意自然都和灵异有关,我一听,心慌腿颤的,哆嗦着手就是不愿意伸过去拿。

江慕辞嗤笑一声,把那两张纸抽了过去,随意翻翻,笑道:“老太婆挺来事儿。”

“客气。”陶仙姑点点头,坐回了坐垫上。

“走吧。”我感到有只手拍了拍我的肩,紧接着陶仙姑给的那两张纸被塞进了我手里。

我站在原地,不愿意动。

江慕辞等了会儿,干脆直接上手拖着我走。

我拗他不过,被拖着踉踉跄跄地走了好几步,等到了门口那里,我紧紧扒拉住门,死活不肯再动。

于是便就僵持了起来,一时谁也没有说话。

江慕辞忽地冷笑一声,阴恻恻道:“你妈快来了吧……”

我的脸一下白了:“你要干嘛!这是我和你之间的事,你别牵扯到我妈!”

“我不会牵扯到你妈,我只是想让她知道,女儿没教好,言而无信,可是要付出极大代价的。”

随着这话传进我耳朵,我脖子上也覆上了只凉凉的手。

那手在我脖颈上摩挲着,滑动着,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我呼吸不由自主地紧了紧,紧接而来的就是满腹的羞耻和怒气。

羞耻他毫无顾忌地对我做这些,怒我自己竟然有反应。

到此刻,我哪还不明白他所说的极大代价是什么。

我眼眶爆红,猛地揪紧衣领。

“卑鄙小人!”我恨声骂了句,甩开他还放在我脖子上的手。

耳边那笑意似乎更浓了:“不,是卑鄙小蛇。”他握住我的手,亲了亲,语气撩人,“你想我了吗?”

我气得手发抖,深吸了好几口气才道:“我去也行,你得答应我,不能碰我,也不能再用言语侮辱我!”

几乎就在我话落下的瞬间,江慕辞就回复道:“好。”

他答应得太过爽快,我眉心跳了跳,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但话都摊开了,想必他也不会违反约定吧?

我松了眉,抬腿往外走。

周边没有半点脚步声,也没半点呼吸声,但我知道,他一定跟在我身边。

陶仙姑这儿离公交车站很近,没一会儿我已经站在上边等车了。

等的时候,我打开了陶仙姑交给我的那两张纸。

既然已经被逼着去做了,那了解一下情况总归是好的。

这是两桩本市的单子,离陶仙姑这儿都不算远。

一个是镇上的一户人家,来求仙姑的是这家里的女人,叫柳凤娇,说是早几个月她男人做工时从五六楼摔了下来,途中被工地外面围的网子勾了一下,没直接摔死,但在医院抢救了几天依旧回天无力,最后是领回家断的气。

咽气时,那男人瞪着眼死活合不上,还是他老婆和八十岁的老母亲哭天抢地地喊才终于把眼合上了。

也在这男人死后,这家人开始发现起夜时家里的东西总是位置不对,到天亮时又回到了原处。

走夜路总觉得有人跟着,风凉得怪异,浑身阴嗖嗖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耳边还经常有嘻嘻哈哈的打闹声或女人孩童的哭声,四处一看,也没见半个人影,反倒是柳凤娇平时最为乖巧的一岁儿子哭得厉害。

不久前,她儿子不知怎的忽然从楼上摔了下去,吓得两婆媳脸色煞白,可到头来儿子稳当当地落在一个人身上,那人被砸死了,儿子却分毫无伤。

但这也把她们吓坏了,砸死了人,这得背人命官司!

可接下来的事情有点出乎意料,被砸死的那人的家人不但没有追究责任,还送来了钱!

而后她们竟从男人的工友口中得知,男人原来是被人推下楼的,被孩子砸死的那个人还正好是推男人下楼的凶手!

因为凶手家里有权有势,所以以工地的名义赔了钱后就当私了了,他们也都不敢说,现在凶手死了,他们也昧不住良心瞒下去了,说完,还和柳凤娇说这是她家男人在天有灵。

柳凤娇也不敢确定,这次找上门来就是想问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枕上欢宠:邪性蛇夫太缠人

枕上欢宠:邪性蛇夫太缠人

作者:凤兮念类型:状态:连载中

蛇妖缠身,夜夜笙歌。本以为是只妖艳贱货,怎料还处处解锁新特质。他一人千面难以琢磨,却宠我护我惜我谅我,“这是你喜欢过的男人?眼瘸了?”“看上我,勉强还能救。”“听说印度尼西亚有个蟒蛇按摩?咱俩试试?”我只道他爱我如命,却原来……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