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睥睨天下尽妃颜》安木槿,君临天精彩阅读 第3章 果然是他,宸王殿下!

时间:2019-04-11编辑:雾非雾

安木槿突然凤眸一凛,美丽的眸子漆黑一片深不见底,带着阵阵的杀伐之气,让人有种窒息的逼.迫感。
安木槿的突然反抗,安沫一怔心想着这废材是长出息了。
“给我绑!”
安沫并没有把安

《睥睨天下尽妃颜》第3章 果然是他,宸王殿下! 免费试读

安木槿突然凤眸一凛,美丽的眸子漆黑一片深不见底,带着阵阵的杀伐之气,让人有种窒息的逼.迫感。

安木槿的突然反抗,安沫一怔心想着这废材是长出息了。

“给我绑!”

安沫并没有把安木槿放在眼里,毕竟她安木槿再怎么着也只是一个废材,她吼得大声又如何?

眼看着家丁们拿着绳子上前,安木槿嘴角噙笑,声音低沉却又不失威严和气势。

“你们想清楚了,三小姐这是要把我拿喂去畜生啊。现在这府中只有她一人,就算我死了也神不知鬼不觉,但等到侯爷回来问起怎么办?就算他们不关心我的死活,你们可别忘了,太妃娘娘亲自下旨给我和六王爷订的婚啊,我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太妃娘娘怪罪下来,你们可都脱不了干系。”

安木槿这话说得很在理,即使这安侯府的人不关心她,宫中还有个老太妃,既然老太妃愿意将她旨婚给六王爷,这其中一定是有隐情的,把这层关系拿出来吓唬吓唬这群下人也是可以的。

安沫听了她的这一番话,脸色刹变,安木槿明显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安沫最痛恨的就是安木槿和六王爷的婚约,若不是这个婚约她早就成了六王妃了怎会等到现在跟安木槿这个大废材过不去。

若不是这个婚约,安沫也不会费尽心思找来王胖子来除掉安木槿,这样大费周章,安木槿竟然还是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安沫越想心中越生气,她狠狠的盯着安木槿,双目像要喷出火来,恨不得直接把她碎尸万段。

“给我绑,拖去地牢!”

安沫咬牙切齿的开口,但是家丁们却是在原地纹丝不动。

见了这样一幕,安沫更是怒气难遏,还故意将语气提高了好几分:“怎么?你们想造反不成!给我绑!”

看着安沫这样的怒吼,家丁们也有些左右为难,毕竟主子的话他们也不能不听,但是宫中的老太妃他们也得罪不起啊。

“三小姐,大小姐毕竟是嫡女,还是未来的六王妃,若是有什么闪失奴才们都担待不起啊。”

家丁们也是左右为难,面对眼前的少主,他们也只能考虑安木槿身后的大主子了。

“好!你们都有种,敢违抗本小姐的命令!看我爹回来怎么收拾你们!”

安沫伸出纤细的玉指,指着周围的家丁,咬牙切齿,一字一顿,若果可以她巴不得把他们全都拿出喂狗。

“好三妹,我真的很困,你就行行好让我去睡觉吧,乖,听话。”

安木槿的语气明显就带着嘲讽,她安沫本就是府中的千金,是安侯爷最宠爱的女儿,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废材来侮辱她了。

“呵,有太妃娘娘撑腰又如何?要知道六王爷的心永远不在你身上,你永远都是一个丑陋的摆设,花瓶都还有它的利用价值,而你只是一个废材没有任何用处!”

本还怒气横生的安沫,瞬间露出了笑容,想要羞辱她安沫,活腻了。

安沫笑着,安木槿也同样笑着,她的笑容比安沫还要美,如花如云如朝露,沁人心田。她看着安沫,迈着轻柔的步子走到她身前,微微倾了倾身子,贝齿轻启:“三妹说的没错,我就是丑陋,但是再丑陋也得摆在正堂之上受人顶礼膜拜,还得叫我一声王妃娘娘。而其他花瓶呢,再好看,都只能摆在侧房,没人理会。”

安木槿的完美回绝,将安沫的脸气得通红,她蹙眉转过头看着安木槿厌恶的喝道:“贱……”

安沫一个字刚出口,从门外慌慌张张走来的管家打断:“三小姐,宸王府的前来送礼了。”

听到宸王府三个字,众人都一愣。

安沫正寻思宸王府怎么会突然来送礼,宸王府啊,竟然来给府上送礼!

安沫本想问问是给谁送礼,结果长青就直挺挺的从大门方向走了进来。

“殿下吩咐,府上小姐受了惊吓,拖我送些东西前来探望。”

长青语气清冷,眼中不带任何焦距,他口中的小姐很难让人猜得出来到底是谁。

听着长青此话一出,本是被气得面色通红的安沫,脸上瞬间露出了受宠若惊的颜色。

“长青护卫有劳。”

安沫笑着给身边婢女递了个眼色,见婢女上前将黄金塞到了长青手里,这才迫不及待的走到长青身后装满金银细软的红漆木箱前。

“宸王殿下真有心,送这么多东西来。”安沫直勾勾的看着箱子里最耀眼的一朵水红色的木槿珠花,缓缓将它拿在手里摆弄打望,眼中不停冒着金光,“还请长青护卫替安沫谢过宸王殿下。”

“殿下说这是给……”

长青微微蹙眉,想要解释。

“我知道,殿下这是给我的嘛,殿下真有心。”

安沫一边摆弄手上的珠花,一边眼睛一直在箱子里搜寻自己感兴趣的宝贝。

“这不……”

长青脸色微黑,但还是继续准备解释。

“这不用道谢嘛,我知道的,不过还是要真心感谢殿下的。”

见着安沫这幅样子,长青实在忍不住,直接迅速开口:“这些东西不是给你的,是给嫡小姐,安木槿的。”

长青一口气说完,丝毫不给安沫打断的机会。但长青心中也在默默埋怨,主子为何给他这样一个任务,安府三小姐真是自不量力。

长青话一出,院内若有人都将出乎意料,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安木槿。

而安木槿也同样是一脸懵逼。

她?她连宸王殿下的面都没有见过,更别说给她送礼了。

“安木槿!?有没有搞错!”

安沫脸上带着无限嘲讽,宸王殿下怎么可能给一个废材送礼。

“谁说有错!”一阵带着清脆雄厚磁性的男音从门口传来。

他!是他!

见男子来了,安沫却很兴高采烈的凑到男子身前,语气中全是兴奋的喜悦的和委屈:“殿下,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送东西给一个傻不拉几的废物。”

而院中的所有人都都纷纷跪地:“宸王殿下。”

宸王?君临天?

那不是古平国皇上的亲弟弟吗,那不是安木槿未婚夫的亲哥哥吗?

话说古平国的宸王殿下,可是整个紫雄大陆的一等一的奇才,天生就带有人境四阶念力,回望整个紫雄大陆的历史,就只有一个人有这样的天赋。

那人便是这个世界的神话,已经是天境九阶的帝君,相传此人一直在北海之角的东极山上修行,几乎没人见过他的尊容。

修炼体系,入了天境六阶方能不老不死,而这位帝君已经成了大罗神仙。

山上有数十名仙童服侍,还有一名天境八阶的帝妃相伴,山上山清水秀,人杰地灵,是凡人们无比向往的地方。

就是因为宸王天赋过人,如今的他念力至少是人境九阶的绝世高手了。

放眼望去,古平国甚至整个紫雄大陆,都没有人能极得上他的本事了。

他怎么来了?

他竟然是宸王?

君临天侧目轻瞥了安沫一眼,威严的神色下一言不发,便让安沫显得分外尴尬了。

安木槿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众人都纷纷跪地之时,她却直挺挺的站在原地,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宸王逆光而入,金黄的阳光从他身后照来。虽然因为光线的折射看不清他的长相,但是他伟岸的身材,步履间透着独一无二的王者之气,君临天下,顺昌逆亡的无限霸气,让人忍不住臣服。

三四个侍卫跟在他身后,他昂首阔步,大步流星的朝着安木槿所在的地方走来。

随着宸王脚步沉稳,走得越来越近,安木槿这才看清了他的长相。

果然是他!

棱角分明的脸庞,俊朗刚毅,深邃明亮的眸中,闪烁着决绝的冰冷气息,他嘴唇微微一泯,骇人的杀伐之气瞬间弥漫了整个侯府。

这样的气质,与之前安木槿在醉逍遥里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之前他是要救人,现在他却是要吃人。

如果安木槿不是看着他身上穿的还是那一件玄色绣蟒纹飞天的袍子,安木槿很难肯定他们是同一个人。

安木槿微微抬头,小心谨慎的再打望一眼,而他侧目,寒冰一样的眸子正好与安木槿的目光撞上,四目相碰,安木槿瞬间埋下了头。

冷面枭王,君临天。

铁血修罗,数宸王。

能够与皇上平起平坐,至高无上无上的王爷,同他的名字一样,君临天下且又傲世苍生。

果然名不虚传。

就是因为名不虚传,安木槿知道自己可惹不起这位祖宗,她现在下跪还来得急吗?

“宸王殿下,你倒是说话啊。”

只要君临天不出声,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吱声,而她安沫却偏偏一而再的开口说话。

安木槿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不屑的嘲讽,这样的人不值得和她较量。

听见安沫这样说,君临天脸色沉了下来,他并没有看安沫一眼,语气如刀锋一般渗人:“你是什么东西,配本王给你送礼!”

接着君临天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走到了安木槿的身前。

在安木槿的视线范围内,她只看得见一双绣金丝祥云的蟒纹靴子,伴着沉稳规律的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

“安木槿。”

仅仅不过三个字,不带任何语气,但从他君临天嘴里吐出来,这三个字像是三块寒冰一般,一字一顿的扔在了她的面前。

睥睨天下尽妃颜

睥睨天下尽妃颜

作者:锦鲤类型:状态:连载中

她是现代王牌特工,制丹药修念力,虐渣男,骑庶妹,斗妖神成为天下帝姬;他是紫雄大陆最尊贵的王,睥睨天下无人能敌,说好的不近女色呢?说好的平等交易呢?怎么就全被他吃抹干净了?“诶诶诶,别咬我!”“诶诶诶,别钻我被窝啊!”某王眸色如水:“上来。”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