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SNS小说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青镜

更新时间:2019-10-12 10:48:05

青镜 已完结

青镜

来源:作者:西西罹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青瓷,苏笙月

你是江湖中人人称许的才俊,生于明;我则是暗夜中无心无情的杀手,长于暗。本该在河的两岸看各自的风景,命运却将我们紧绑在一起,打了个死结。手握着玄剑,映着剑锋寒光。剑尖滑过她本倾城的脸,森森剑身上染上点点胭脂色。他看着她淌落着血珠而惨白的脸,轻轻地抚了上去。“青瓷,你恨我吗?”。嗓音依旧如初见时的温润,嘴角带着宠溺的笑。苏笙月勾动手指,替她将垂下半脸的青丝绾起,俯身在她耳边轻语,“青瓷,原谅我,原谅我我不愿爱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楔子

天宁七年,天有异变,七月流火,天降陨石。宁国国主为保此此密,杀了所有见过陨石的人,秘密命工匠铸剑。星辰陨石除却用作铸剑之用,还余了一块小料,被灵帝铸成一面镜子,用来讨他皇妃欢心。又因镜子背面雕刻着花朵,故别称花镜。

天宁九年,灵帝听信奸臣谗言,大肆征收赋税,为皇妃修建水月榭。劳民伤财,正恰逢京兆遇上五十年难得一遇的洪水,百姓家园毁坏,流离失所,惨不堪言。灵帝终日不思早朝,沉迷女色,不理朝中事务。御史为人正直,刚性不阿,不为权贵所惑,联名朝中大臣上书,废去皇妃,除掉奸臣。灵帝不堪朝中压力,将皇妃打入冷宫,日日早朝,励精图治,派人治理京兆洪水。

天宁十年,京兆百姓生活安定,灵帝起了懈怠之心。梁王设计,皇妃再见灵帝一诉衷肠,灵帝心中怜惜皇妃,赐予皇妃番邦进贡宝物,重新宠爱皇妃。入秋,围场打猎。皇妃摔落下马,回宫修养,灵帝日日陪侯。皇妃趁机向灵帝进言,修建皇妃陵寝。灵帝答应,不顾群臣反对,大肆修建陵寝。民间抢抓壮丁,修建陵寝,多少妻离子散。

天宁十一年,梁王回京,进献奇珍异宝。灵帝甚喜,皆赏赐于皇妃。皇妃进言,立梁王为军机大臣,为灵帝监国,灵帝应允。梁王监国,收受贿赂,以莫须有罪名处决朝中忠臣良将,一时人心惶惶,奸臣当道,小人横行。

天宁十三年,皇妃身染重病,灵帝召集天下名医为皇妃医治,皆无效果。灵帝命人张贴皇榜,若有能救皇妃之人,封为国师,且必有重赏。有一奇人揭下皇榜,入宫为皇妃诊治。奇人告诉灵帝,若想要救皇妃性命,必要炼成传说中可生死人,肉白骨的九转金丹,奇人留下需要的药材单子,灵帝为救皇妃,派人在强取豪夺,凑齐药材。奇人炼制九转金丹整整七七四十九天,终于炼出九转金丹。孰知还未等到皇妃服下救命的九转金丹就已经香消玉殒。

天宁十五年,四把名剑出世,分别名为天,地,玄,黄,四剑铸成之时,灵帝分别挑选八位忠心死士守护此剑,守候其国,这八人他们自小便被培养,身上有其特殊的纹身证明。自四剑被铸成之日,灵帝便拍他们分散各地,从此隐姓埋名。

天宁十六年,梁王作乱,宁国国灭,灵帝在国破之日不知所终。据说灵帝将宁国数百年积聚的宝藏藏在这天下的某处,而四把剑和八位守护者皆为开启宝藏的秘密。

数百年后,天剑在江湖现出踪影,引出无数江湖人士夺剑,一时间血雨腥风。江湖大派展开抢夺天剑的混战,死伤无数,最终一个不知所名的武者夺得天剑消失世间。

十六年前,黄剑现世,江湖各门各派为夺黄剑厮杀不停,一时之间血流成河。不少无辜百姓都因此被殃及池鱼,惨死纷争之下。各大世家、门派的重要人物死伤惨重,家主、门主、帮主等首领更是惨死不少。但无一人得到黄剑,从此黄剑便下落不明,无人知道在何处。

十年前,木家,叶家一夜被灭满门,无人生还。一场大火,烧毁了所有。在江湖引起巨大震动,随后传出了消息,木家叶家共同藏有四剑之一的地剑。在其半年,寻找无果,江湖人士离开木家叶家废墟。

大和三年,景帝暴毙,福王叛乱。九王爷为保皇室,镇压叛乱。大和五年,天下安定,九王爷被封摄政王,辅佐新帝登基,同年皇室派出人手,寻四剑。新一风云将开始。世家林立,新旧世家,各大门派势力,皆被卷入一场阴谋。

如今江湖分为八大世家,分别是豪门大户的沈家,经营珠宝玉石的莫家,主管医药世家的苏家,以接杀人为单子的宁家,正在衰落的景家和已经强盛起来,更胜从前的萧家。至于另外两家,就是在十年前因为地剑消息而不知被那些人灭掉的木家和叶家。这是都是根深蒂固的老牌世家,有些越来越强盛,也有些逐渐败落。

除此之外,江湖上还有可匹敌这些老牌世家的大势力,比如在落花谷的倾城阁,此乃叶家被逐出家门的叶家嫡子叶如琛所立门派,又因叶如琛家中排行第三,江湖上的人也称他为叶老三。在上京城的锦家也是不可招惹的势力之一,锦家自锦懿卿继任家主之后,比之之前,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要说这锦家以贩卖收集情报为主,极少参与江湖争斗,却没人敢小看锦家。在燕京的顷绡阁也同样令人忌惮,顷绡阁在江湖上极为低调,少有人了解顷绡阁内的事宜,就连锦家这种以情报出名的大势力都无法拿出太多关于顷绡阁的消息来。顷绡阁的阁主萧妄宴更是出了名的神秘,当然也是江湖上有名天骄。这三个势力只是典型,要说除了中原之外,那苗疆第一巨头便是巫月神教。只是苗疆之人极少踏足中原,所以中原武林的许多人士都渐渐淡忘有这样一个无比恐怖且强大的教派。二三流势力,江湖就太多了,不过是天山派,海鲨帮,七弦楼,点苍派等等。

要说让人感叹江湖变化无常,那还得看十年前的惨事。两大世家被灭得干干净净,就连是那个势力干的,至今都无人知道。若说十年前是什么样子,还得好好想想看。

十年前,火光照亮了夜空,到处都是哭喊声,刀剑声。一个中年男子被一群黑衣人围在中间。

“木建程将东西交出来,留你一个全尸,不然今天你连全尸就留不下。”

“哈哈哈……笑话。我是什么人,任你说死就死。纵横江湖时,你这小辈还不知道在哪个娘胎里了。东西我没有,你要来便来,我木家没有一个是贪生怕死的懦夫。”

“老东西,给脸不要脸。你还不知道吧,叶家已经被灭了,一个都没有逃过。今天你木家也是如此。”领头那个蒙面人明显被激怒了,眼里闪烁着阴毒的光。

“叶家被灭了,看来你们倒是有备而来呀。先灭了叶家,再来我木家。不过你的算盘打错了,木家的人可不是你这种没骨气的废物。”

远处的大火,燃尽了红墙。满目的妖娆,映尽了漆黑不见的树林。一个美妇拉着两个小女孩往前不停的跑。

“娘,爹爹,哥哥都还在哪里。娘,娘。”

那美妇停下,抱着两个小女孩。眼中含泪,道:“兮儿,瓷儿,你们要记住从今晚起,叶家和木家就不存在了。你们要活下来,不管怎样都要活下来。不管你们做一个普通人也好,嫁做商人妇也好,一定要活下来,知道吗?这样才算家族的人没有白白牺牲。”

两个小女孩点点头,青衣小女孩搂着美妇的脖子,眼泪直流,她摇着头:“娘,我不要。哥哥受伤了,我不要走,我要跟你一起等哥哥回来。”

美妇怎么舍得自己的亲生女儿,但在生死存亡的时候,能保住她的性命就好了。她在小女孩的耳边轻声说道:“千万不要去苗疆,作为一个普通人好好的活下去。记住,这是娘最后留给你的东西,除了你哥哥,谁也不能告诉他们娘说过的话。”语毕,美妇狠心的把青衣小女孩拉开,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包,放进了小女孩的衣服里,再次强调:“记住娘亲说的话。好,你们两个现在跑,不要停下,不要回头看。记住我的话。”

蓝色衣裳的小姑娘泪流满面,咬着下唇狠狠的点点头。“姨母,你不要丢下我们。”

青衣的女孩哭个不停,“娘,我不要不要。我要和你在一起。美妇咬了咬牙,”你们两个抱着小姐和表小姐快走,剩下几个人跟我断后。”

“娘,我不要。不要离开你和爹爹。”两个暗卫将其强行抱走。美妇擦干了眼泪,强行打起精神往回赶去。

冷风拂面而来,杀喊声直刺心间,叶兮回头望去只看到姨母那绝望的眼神。眼泪无声的流下,紧紧地握住青衣女孩的手。耳边传来姨母的声音,“瓷儿,兮儿,你们要不停地跑,不停地跑,不要回头,不要去看,一定不要回头.”

看着二人渐远去,化为黑点,消失在眼底。乔简珊抹干了脸上泪水,喃喃道:“瓷儿,娘对不起你。你一定要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哪怕是沦落到千夫所指的地位,也要咬紧牙关。只有活着,你才能为我们报仇”。语毕。转身便往回走。

满地的尸体,有老人,有小孩。男人女人都有。“相公。”乔简珊看着木建程全身浴血,沙哑着嗓子唤道。原本的高妆红鬓也已经散开,脸上还挂着泪痕,看上去憔悴了十分。

木建程听此,分出一丝心来,回头去,怒道:“你回来干什么,还不快走。”这便给了对方一个机会,凌厉的刀锋扫过,虽小心躲了过去。但肩膀上也多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美妇执起长刀来,深入围困中,背对着木建程。摇摇头,无比坚定的说:“我不离开,生不能同生,死也要同死”。

“好,今日你我夫妻二人,便履行了誓言。”木建程大笑着说道。

领头的蒙面人挥刀砍去,“好一对情人,就让你们做一对同命鸳鸯。”随手指了几个人,

“你们几个快去追,肯定还有漏网之鱼,东西不定就在他们身上。”几个黑衣人领命离开。听此,乔简珊也是心中一紧。“老东西,你早就是强弩之末了,去死吧。”

如同那蒙面人所说那般,不过一小会,他便占了上风。在十几人的围攻下,两人终敌不过,死于乱刀之下。一把大火燃起,烧了个干净,木家无一人活。

一日后,,木家,叶家老小共三百多口人的尸体被发现,在大火下早已分不清谁是谁,只是那焦土是暗黑的血色。今日之后,从此江湖上再无木家,再无叶家。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小说
  2. 古代小说
  3. 言情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