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SNS小说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凰女还朝一宠惊天下

更新时间:2019-10-12 10:31:24

凰女还朝一宠惊天下 已完结

凰女还朝一宠惊天下

来源:作者:皆半水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楚云深,沈步月,凰女还朝:一宠惊天下

沈步月一头及肩短发,素衣白裳再次现身京都,却是作为和亲之用,要被送到邻国,成为不受宠皇子的王妃。整个京都在唏嘘着她命途多舛。可她的名字却在几月之后,成为京都中每个少女最羡艳的所在。楚云深从“邻国不受宠的皇子”一跃而成大烨京都人人喊嫁的满分相公。被太多人惦记相公的沈步月烦不胜烦,一脚踹过去:“齐王殿下麻烦回你国争皇位去好吗?”他握住她的脚踝纳于掌心,在众人面前伪装完美的温柔面具瞬间脱落,唇角邪气上勾:“若回自然也要娘子陪我一起,天下皆知我宠你入骨,若不能同出同游,又怎能算得上是宠妻无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塞外的黄沙像是交织在一起的狂龙,愤怒的吐着黄色的烈焰,似乎要将天地之间的一切都吞噬殆尽。明明已近春日,沙漠上却像是只有永恒的秋天,一片萧瑟毫无生机可言。

一队车马从几不可见的路上慢慢驶来。车上悬挂着的明黄旗帜,在狂风的吹拂下都像失去了原本尊贵的寓意,变得干涸枯燥起来。马车旁走着几个干瘦的侍女,勉强可以分辨他们身上是一样的粉红衣服,只是那颜色在黄沙的遮盖下,更偏向他们肤色的暗黄。

风眼见着更大了,马车的帷帐不断的被狂风掀起,露出里面明明灭灭的炉火的光,还间或有几声剧烈的咳嗽。

“侍女!停车!”

一截苍白瘦削的手臂忽然撩起厚重的帷帐,一袭带着血色的素白衣袍在灰暗的黄色之间几乎清冽的灼眼。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女从帷帐后露出还带着泪痕的面庞,眼中是难掩的惶恐:“母妃!母妃她……!”

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黄沙糊了满脸。少女低下头难耐的咳嗽了几声,还未等抬起头来,却是一个侍卫打扮的男人先掉头走到了马车跟前,他微微眯眼打量了一眼车内的状况,而后只轻蔑的收回了目光,冷硬的扔下一句话:

“圣女,朝圣之路不可多言。”

少女急的几乎要从车上跳下来,她用力的扯住马车的帷帐,着急到没有多少血色嘴唇都在不停的颤抖:“可母妃她吐血了!她需要大夫!再没有大夫的话,她会死的!”

大漠干燥,母亲又患有肺疾,从刚进入大漠开始就开始咳血,随行的人中明明有御医,侍卫首领却偏偏不让他前来医治,只说朝圣之路不可。

不可!不可!不可!有何不可?!她生为这个皇朝最尊贵的存在,到底是何时只能变成仰望着京都的蝼蚁?从京都被放逐至此,究竟是为了什么?委曲求全至此,为何还有人要看她们活不下去?!

想到这里,少女的眼眶更加红,可是却奇妙的停止了战栗。她抬头直视着侍卫首领,泪痕未干的脸上带着黄沙也黯淡不了的坚定:“母妃若是亡故在路上,孤便让本朝圣女成为死人。孤说到做到。”

侍卫首领的神色有一瞬间的怔楞,眼神不由得在少女清瘦的脸颊下停留了片刻。半响,他毫无言语的勒马回头,却是吩咐下来安营扎寨稍作休息,再等一会儿,随行御医便被士兵带了过来。

侍卫首领看着急匆匆从马车上跳下来迎接御医的少女,那尚未长成的侧脸轮廓已经能让他想起那位芝兰玉树的故太子。果然血浓于水。太子殿下的独女……十足十的像极了他。

察觉到自己的失神,侍卫首领一勒缰绳,也拉回自己不该有的纷乱思绪,缓步往前去了。

少女迎御医进马车后便冷静了许多,那些时日无多,药石无效的话,跟过不了几天就会痊愈一样的话一样,落在她的耳中,没在她的脸上荡起半点波澜。

大漠的夜很冷,堆放的炉火也解不了从四面八方包裹而来的凉气。少女手里抱着暖炉,围着银狐的围脖有些发呆的坐在床头,依旧觉着寒气深入骨髓。纯色银狐的皮做成的围脖干净的没有一丝杂色,却将她的脸色映的更加枯黄,在火光下几乎要模糊不清。

床上的人影又低低的咳了几声,还夹杂着几个模糊不清的字眼,听起来像是谁的名字。少女惊醒一般的将目光从地毯上收回来,眉间反射性的起了褶皱,她迅速放下暖炉挑开床帐,轻声唤到:“母妃,是我,步月。”

床榻上的女人似乎听到了她的呼唤,有些虚弱的张开了无神的双眼。虽然眼眶因为久病在床已经凹陷了下去,但是五官的轮廓仍旧是无可挑剔的流畅,像是干枯了的花朵,就算是一点点艳丽的痕迹,也能让人忆起她当年的芬芳。

“步月……”女人的眼睛在空中搜寻几番,对上女儿的眼睛,却坚持不了多久,很快便疲累的闭上了,她柔弱的双肩伏在枕头上虚弱的抖动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她断断续续的道:“都是母妃不好,此去供奉神明,恐不能陪伴在你左右了。”

被称作步月的少女听了这话,猛地抬起头来看了女人一眼,看到她像是枯萎下去的面庞,口中难掩悲切的道:“母妃只是长途跋涉不适罢了,万不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让母妃跟随女儿来大漠,才是女儿的不孝。”

伸出手去将棉被往女人身上带了带,少女轻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忽然道:“此去无期,母妃还是好好保重身体为先,莫要再……惦念京中故人了。”

本在轻轻哭泣的女人忽然抬起眼来,久病而浑浊的双眼迸发出了像是光一样的色彩。可是很快的,她像是想到了什么,那亮色慢慢的黯淡下来,甚至比刚才还要更黯淡。她遮掩一般的换了个姿势,没去看女儿的神色,只恹恹的道:

“京都是伤心地,母妃却不能不想。我累了,你也回去歇息吧。”

步月却没有告辞的意思,只是稍微离开了些床边,将暖炉重新拢在手心,盯着那里面明明灭灭的火星淡淡开口:“听说户部侍郎薛进的发妻刚为他诞下了一个千金,薛侍郎喜不自胜,在府中大摆筵席,宴请京中名流。京都中人人都在传颂其妻德行高尚,竟能换的浪子回头。端的是一个佳话,是么,母妃?”

刚才的抽泣、低语好似是夜中忽然做的一个梦,床上突然没了所有声响,若不是床上的女人的面颊边不断加深的水迹,她就像是从未醒来,从未听过这些话。

“慕尚与他妻?慕尚与他妻?佳话?她何德何能?她有什么资格?”

床上的女人忽然翻身而起,黑发因为剧烈的动作铺散在眼前耳边,将原来弱不禁风的面目点缀的如同恶鬼再世,她张大口嘶吼着:“慕尚怎会与那女人有了孩子?他说过,要执我的手,与我白头偕老!这不可能,不可能!”

十三四岁的孩子从未见过自己母妃如此歇斯底里的样子,一时间吓得没有了主意,畏畏缩缩的在一边驻足不前,直到看到女人脸上接连不断流下的泪水,才试探着向前,用尽可能冷静的声音道:“母妃若想要查明这流言真伪,只能是尽力保住自己的性命!未知还有没有卷土重来的一天。”

女人的目光猛地转向她,极其虚弱的身子摇晃了几许才将目光定格在她的脸上,却是看清她的一瞬间就露出了讽刺的笑容。

“卷土重来?皇城早已经改弦更张,太子府仅剩你我孤儿寡母,要卷土重来何异于凭一己之力改天换日?更何况人心,更要比这权力之争难上几百倍……”

女人越说声音越小,最后便是流着清泪躺倒在床被上虚弱的抽气,眼神中还有不甘与恨意,却已经浑浊到看不到一丝生机。

步月裹紧棉袍走出女人的帐篷,没有草药味的凛冽空气扑面而来,她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抬头望进这大漠的夜色,明月如同银盘一样挂在深蓝的幕布上,干净的竟没有一颗星子。

第二日又是漫长的行路。从京都一路行至大漠边缘,本不算少的人马已经是去了小半,纵然粮食和水都还富裕,但一直看不到人烟的恐惧与越来越重的风沙已经将这队人马折磨到疲惫不堪,尤其是马车中带病的女人。

昨夜的一场发泄似乎耗干了女人最后一点生命力,近一天的车马劳顿她只清醒了很少的时间,御医已经不再诊脉,只下着最珍贵的药材堪堪吊着性命罢了。

十三岁的少女却在这样的情状下奇异的冷静了下来,只有听到侍卫禀告明日便可到天恩寺的时候,神色稍微有了些动容。

天恩寺。

连绵大漠里面的唯一一点可怜的绿色庇护了这座寺庙,御赐的镶金牌匾在连绵的黄沙侵袭下黯淡的几乎要与黄沙的颜色黏在一起。

可这点黯淡的绿色已经足够让跋涉了一月有余的车队兴奋起来,领头的几个侍卫使劲抽着马鞭先行赶到了寺中通报,然后就是整只车队用尽最后一点气力一般挣扎到了寺庙门口。

步月搀扶着脚步虚浮的女人被寺中枯黄消瘦的住持师太接见了,听着她宣了几句佛号又寒暄了几句,道已经接了京都来的旨意,稍作休息便会安排圣女的继任仪式,便被迎了进去先行休息。

勉强撑着力气微笑着的女人却在转身的一瞬间失去了全部力气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而后便是高烧一夜,侍女端着被血染红的水盆跑进跑出,终于在天明时,御医擦着额上冷汗跪在少女面前回禀道:

“微臣回天无力,芳华夫人,殁了,还请圣女节哀。”

旅途劳顿又一夜未眠的少女死死地握着自己素色的衣袖,满是血丝的双眼里死死撑着一丛泪水,却强忍着不肯流下,只有死死咬住的嘴唇代替眼睛流下鲜红液体。

耳边似乎永远也没有停歇的风沙声渐渐加入了真假难辨的哭声。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小说
  2. 古代小说
  3. 言情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