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SNS小说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霸道总裁惹不起

更新时间:2019-10-12 10:30:40

霸道总裁惹不起 已完结

霸道总裁惹不起

来源:作者:迷鹿小仙女分类:总裁豪门主角:苏白,凉伊,以身试爱,霸道总裁惹不起

母亲去世,家族被灭,凉伊成了豪门孤女。 为查出真相,她与某个男人签下三年契约,成了他的挂名妻子…… 本以为自己不会再爱上任何男人,但没想到,苏白会再次闯进她的世界! 无数女人为了与他邂逅而费尽心思,偏偏她走哪都能遇上! 护她成了习惯,宠她成了执念,深入骨血的痴恋让她喘不过气。 想逃?他冷酷霸道的壁咚,在层层套路之下终将抱得美人归。 “跟我结婚,我给你想要的一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而今,少女已亭亭玉立,足够一人面对这世界满满的恶意。

母亲已经去世两年了,死于肝癌。

那时候,她正准备踏上求学的路,来到S城。

突如其来的噩耗,只用了短短两个月,就让她的整个世界崩塌。凉伊时常在想,上帝那么忙,怎么会有时间顾得上撒下这个噩耗。可上帝从来不说话,你无处找寻,只得承受。

小镇上,风轻云淡,与往常没有什么区别。

她恍惚想起,母亲断断续续的那几句话,“伊伊,去S城,去找……”是去找谁呢?无人知晓。

王姨给她煮了粥,哄孩子似的,哄她喝了一碗,见她呆呆的,像是丢了魂一样,着了急,抱着她的身体摇来摇去,嘴里呢喃着:“云烟,你走了这孩子可咋办?”

日子是一眨眼就过去了的,转眼就到了开学的日子。

S城很远,得坐两天的火车。

王姨不准她去,死活拽着人不让走。

村长拉开了她,直埋怨道:“你别误了孩子前程。”

她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只一人进了安检,决绝得不曾回过一次头。

S城,我来了,可我不知我为何而来,只是一人。

花开那时,注定悲情。

凉伊整个人蜷缩在宿舍宽为一米二的床上,面无表情地盯着刚刚刷新出来的说说,许久不曾有过这种被背叛的感觉了,整个人只觉得冷,就想缩成一小团。

闭了闭眼,她笑了笑,点了赞,退出了动态,找到了陆尘,迟疑了三秒,点了删除的确认键。

今年是很糟糕的一年,不是吗?

整个学校弥漫在迎接新生的喜悦中,学生超市被挤得水泄不通,心情不好的凉伊看谁都不顺眼,一路撞着人挤了进去,拿了一个最贵的冰淇淋,丢下了舍友,独自走了。

不知为何,她有些想逃跑。

不过才开学一个月,他就喜欢上一个才来的学妹了吗?

恨恨地啃完了整个冰淇淋,她才认真打量了一番这一批新生。

不差也没有特别好。

同社团的小学妹拉了拉她,恨铁不成钢地开口,“社长,我们在招新,打着文艺青年的旗号,你……能别瞪人不!刚才就被你吓走了一波人!”她舔了舔嘴唇,白了她一眼,兀自坐到了位子上,开始翻看报名的人。

想来,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刚刚军训完的她也跟这群小屁孩一样兴高采烈地来报社团,稀里糊涂就混了个文学社社长的名号,一转眼,竟然已经两年了。

正无聊着,一个可爱的女孩子跳进了她的视线,阳光、可爱,笑起来两个小梨涡像灌了酒,自然而然就把人迷醉了。凉伊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心里翻江倒海地难受,有什么比告白失败后见到打败自己的人一脸笑意看着你的感觉更糟糕的。

大概是没有吧。

偏偏又是一个那么好看又可爱的女孩子,这么无辜的样子倒显得自己矫情了。

凉伊勉强地笑笑,尽责地介绍起了各部门的情况,末了加一句,“学妹这么好看,大概是有男朋友的吧。”女孩脸红了些,却依然带着笑意,不回答,但表情已经足够说明一切。

女孩最后填了进文艺部的报名表,互相加了QQ。

待她和舍友走后,凉伊松了一大口气,眼睛却快速地扫完了她的基本信息,也没什么特别。

但心里这种酸酸的、闷闷的感觉又是什么?

晃了晃头,凉伊整理完报名表,数了数大概快一百份了,任务完成,趁学妹不注意溜号了。

晚上有个卖东西的兼职,对她来说,赚钱可比管社团的破事重要多了,毕竟,有钱拿。

华灯初上,古城的街道上人头攒动,又是凉爽的秋天,游客更是多得如同夏夜的星星,数都数不过来。商贩们自然是抓住这个黄金时间,卖力吆喝。

闺蜜李沫一手拿着一大把气球,一手拿着拨浪鼓使劲摇,边摇边使劲叫唤,“走过路过的帅哥、美女、叔叔、阿姨,今年秋天第一批彩灯气球,美轮美奂,拍照圣品啊,确定不买一个吗?”她说的声情并茂,引来一些游客的驻足,竟然卖出去好几个。凉伊翻了翻白眼,喊了几声,没一个人搭理的。

“得了,得了,指望你我得亏本,看姐的,你就负责收钱就好了。”说着人就往街道中心一站,气球分在两只手里,原地站着笑得像个傻子。但无奈于颜值高,笑容太治愈,竟然吸引了许多男性留步,李沫抓紧时机赶紧宣传,不一会儿,手中的气球所剩无几。

“小姑娘,你这朋友可以啊,这么一会就快卖完了。”旁边卖披肩的阿姨笑呵呵地夸赞道,凉伊忙着找钱,随便呵呵笑了下,心里却在腹诽,这死丫头都把低胸衣拉这么低了,能卖不好吗?对得起她那D号吗?

李沫得意洋洋地拍拍手,扬眉笑道:“怎么样?这个星期生活费够了吧?”

“够了够了,沫儿,嗯,我请你吃饭吧。”

“得了得了,有这份心意就好了。好孩子,快回去学校吧,一会又睡草坪上。”

“你呢?”

“我们一大专,压根就不关宿舍门,想什么时候回去就什么时候回去,再说,我有大事要做。”

凉伊鄙视了她一眼,还是塞了一部分钱在她挎包里,“泡男神是需要资金的。”

说完拔腿就跑,不然免不了一顿揍。

从古城回到学校需要步行30分钟,舍不得花钱的凉伊自然是选择走路。好在今夜无风,走起来像是在散步一样,也不至于很难熬。

很可爱的学妹发来了消息,很简单的问好,是两个多小时以前的了。凉伊礼貌地回了个微笑的表情,再无下话。说实话,此时,她真的有些难受,毕竟那人自己追了半年了,结果,这小学妹不过一个月就把人拿下了。那人说说上还写了“这世界这么美好,我想牵你手一起去看看。”,多么深刻且浪漫的爱情啊。

当你开始讨厌一个人,她的所有优点都成了致命的缺点。

凉伊有些小气,默默记下了仇。

一辆奔驰缓缓地停在了她前面,她低头绕过,谁知这车直接冲了一下,横在了她面前。她抬头,车灯晃得她晕乎乎的,看不真切,只依稀可辨,车上是坐着人的。不会是喝醉了吧,那还是跑吧,万一是个色鬼,先奸后杀,那可划不着。

正逃命时,后面又开来了一辆车,下来了一个小男孩,估摸着也就八九岁的样子,很着急的模样,出于好奇,凉伊站在路边观望,莫不是媳妇出轨了,被气得以酒解忧,最后年幼的孩子打车出来寻父?这个剧情还是很合理的,兀自满意地点点头。

谁知那小孩探出了头,“喂?你就不能来帮下忙吗?”

凉伊吃惊地指了指自己,关我什么事!我就一路人,看戏而已。想着扭头就走,谁知那小孩张口就哭,哭得格外凄惨。凉伊认命地走了过去,待走近,小孩就停止了哭,感情是假哭啊!

“阿姨,我哥哥被人药倒了,晕了。”

哥哥?阿姨?我很老吗?还没等凉伊发问,小孩就从车里钻了出来,拽住了她的手,眼泪汪汪地抬头看着她。

凉伊无奈,捏了捏小孩的脸,“你会开车吗?”

摇头。

“我有学过开车,不过,就是开的不太好,你们不介意吧?”

小孩迟疑了一会,认真地点了点头。

凉伊撩了撩长发,将包往后挪了挪,就动手将睡在方向盘上的人使劲往副驾驶上拽,小孩心疼地看了老哥一眼,选择不看,双手蒙着眼睛,等凉伊气呼呼地将人挪到副驾驶上后,才乖巧地爬上了后座,乖乖地坐好。凉伊偏头看了一眼副驾驶上的人,啧啧,颜值还是不错的,不过,这么瘦,肯定肾虚。鄙夷地看了一眼,便兴奋地往驾驶座走去。

奔驰哎,开起来感觉肯定很不错。

“你家在哪里啊?”

“嗯,山水间,里面最大的那栋就是了。”

凉伊嫌弃地撇了撇嘴,有钱了不起啊,一小屁孩说话还这么讨人厌。

没有想象中的感谢画面,自然也没有感谢酬金,有的只是小孩神秘的笑容,以及潇洒离去的背影。远看着有人出来急急忙忙地检查了小孩一番,小孩不耐烦地说了什么,两人急忙上了车,将那人搀扶下来,全程没有同她这便宜司机说一句话,倒是小孩过了一会,拿来了一个首饰盒,递给了她。

“阿姨,这个给你。”

“不,不了,举手之劳而已。”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心里却巴不得小孩将首饰盒丢过来,毕竟,有钱人家的孩子随便送点东西也够她好几个月的生活费了。

小孩撇了撇嘴,拉开了车门,“阿姨,我哥哥有洁癖,你还是快点下来吧,要不然没人救得了你。”说着就拽了凉伊一把,凉伊无辜地翻白眼,抢过了他手中的首饰盒,笑了笑,“谢了,再也不见。”

小孩生气地就要追上去,谁知背后一个深沉的嗓音响起,“回来。”

回头打量了一番满脸通红的哥哥,苏天笑了笑,“哥哥,为什么要让姐姐走啊?明明就是特意来找她的呀。”苏天两只大大的眼睛闪烁着光芒,一副小狐狸的模样,苏白只淡淡瞟了一眼,便就回头,往楼上走了,都给了跟踪器了,还怕找不到她吗?

得了便宜的凉伊,一撒腿跑出了小区,就接到了李沫的查岗电话,只好拼命深呼吸,待气息稳定下来,笑眯眯地讨好道:“沫儿,我到宿舍了,好困呀。”

不过几分钟,就解决了战斗。她乐呵呵地把玩着首饰盒,想着挂到二手市场,一定能卖个好价钱,这样这学期的学费贷款就解决了,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凉伊不曾想过,陆尘竟然会等在楼下,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停住了步子,呆呆地看着他。

陆尘竟是如此的干净温暖,着一件单薄的红色卫衣,到了大腿下侧,颇有些嘻哈的风格。只见那人低头玩手机,似乎毫不在意自己是站在女生宿舍楼下一样,来往的女生都会看几眼,神秘地笑笑或是同伙伴小声嘀咕几句,大概这就是男色吧。明明什么也没做,可效果却是出奇的好。

正准备往南门溜,陆尘倒是适时地抬头,一如往常,露出一口白牙,笑着喊道:“学姐,我等你很久了。”人说着,就往这边走来,凉伊狠狠吸了一口气,回头,尴尬地笑笑,“有事吗?”

“倒是没什么大事,就是,嗯,咱们都是兄弟,对吧。就有件事得麻烦一下你,你记得杨雪吗?”

凉伊咬着下嘴唇,尽量维持住了笑容,拍了他手一下,“得了,我懂了,这点小事我还是能办到的。”说完,不等学弟开口道谢,凉伊扭头便走了,走得那样快,像是逃跑一样。

天知道,这一刻,她多想骂人。

谁他么是你兄弟!你见过兄弟逃课去看你比赛吗?见过兄弟帮你写作业吗?又见过从学校南边走到北边,只为碰巧能和你吃个饭吗?

眼圈不争气地红了,她默默地抹去了眼泪,淡定地进了宿舍楼,爬到二楼,躲进厕所,捂着脸哭得像个傻子。

哭了许久,受不了厕所的怪异味道,凉伊用冷水洗了把脸,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看,使劲捏了捏瘦的没有肉可捏的脸,“果然啊,男人好色成性。”

回了宿舍,将任务分派给各部门,看了一下,文艺部缺个副部长,直接任命了杨雪。截了屏,准备发送,却发现自己已经将那人删除,笑了笑,将截屏发给了学妹,继而补了一句话,“好好和陆尘在一起。”发送完,便又将人删除了。

她知道自己有感情洁癖,这二人不会再同她有任何交集了。

第二日是周六,文学社换届大会。

趁着迎新,新人自我推荐,也就把下一任干部确认下来。

忙活了一下午,各个部门才按部就班,一切都安排妥当。倒是学妹字瑶很不满,平白安了一个副部长给她,气呼呼地来找凉伊质问,“社长大人,你能通知我一下吗?本来我都选好了副部长了,你这突然来这么一下,我怎么给别人交代啊?再说,这丫头看着平淡无奇,怎么可能一进来就任职这么重要的位置?”

凉伊叹了口气,“要不,让她和你选好的人才艺比拼一下?”

话说到这,字瑶没话说了,嘁了一声便走了。

迎新会结束,天色也暗了下来。字瑶坐在桌子上把玩着手中的气球,阴森森地盯着在整理资料的凉伊。待人陆续走出活动教室后,才开口:“杨雪啊,那个学法学的,啧啧,学姐啊,失恋的感觉怎么样?”

凉伊抬头,恶狠狠地瞪着她。

字瑶乐呵呵地笑着,安慰道:“失恋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陆尘既然敢把她送来我们这里,那么,可就不要怪我们滥用职权了。”

见凉伊不说话,字瑶跳下了桌子,坐在了她身旁,杵着下巴幽幽地说道:“要不然我去把这对奸夫淫妇拉去小树林活埋了,如何?”

凉伊想过很多种给杨雪难堪的方法,不外就是利用职权,让她得不到重用,让文学社内部的人对她施加冷暴力,可后来想想,她似乎没什么错。

而自己又以什么身份去做这些事情?

从上个学期在校足球会上认识陆尘,到现在已经有半年了,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一个人的独角戏,放下身段,去告白,被拒绝,而后,还是没骨气地缠在陆尘身边,结果人家只是把自己当做兄弟。

“老学姐?社长大人!学姐!小仙女!”

“你干嘛?”

字瑶认真地鼓着包子脸说道:“学姐啊,走了一个陆尘,你会收获一笔财富,你看,有家教哎,一个月3000,你去不去?”

听到钱,凉伊双眼放光,故作镇定地偏了过去,“假的吧?”

“爱信不信。”字瑶将手机屏幕关了,站了起来做出要走的动作。认怂的凉伊,可怜巴巴地拉着她的衣角乞求道:“可爱又善良的学妹,你知道的,我很需要这笔钱。”

字瑶伸手摸了摸她柔顺的头发,笑呵呵地说:“早就给你搞定了,下周一晚上六点到八点,你先去试讲,认真一点啊,我可是冒死从学长手里抢过来的香饽饽。”

凉伊一个劲地点头,心里乐开了花,最近运气真的好好,果然情场失意,财场得意啊。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苏白小说
  3. 凉伊小说
  4. 以身试爱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